网站支持IPv6

广西北部湾沿海工业绿色转型观察

发布时间:2022-01-12 16:05   文章来源:活力铁山港   [字体大小:  ]   打印文章

 

新型工业化引领的中国工业绿色转型意味着增长动力的转换,意味着由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升级,意味着经济与人口、资源、环境协调发展。绿色转型应当是包括发展标准、体制机制、增长动力、产业结构等在内的,整个工业体系的多层次、多领域、系统化升级,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历史过程。

 

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,对于生态环保的要求逐步提高,“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”逐渐成为提升我国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。随着“刘易斯拐点”的到来,中国传统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逝,新的竞争优势还远未形成,中国工业如何增强自主创新能力,以绿色动能推动工业转型发展正成为各地探索和发展的核心路径。

 

绿色工业能级持续提升

北部湾之滨的北海、钦州、防城港是广西临海工业的重点集聚区,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、广西自贸区等国家级政策红利聚焦的核心区域。近年来,相关地市持续推动工业绿色转型已取得明显成效。

 

在广西防城港,柳钢防城港钢铁基地建设的3台135MW的超高温亚临界燃气发电机组,利用富余煤气进行自发电,使得基地自发电量占企业总用电量90%以上,达到全国领先水平。

 

该基地的建设使得进口铁矿石、煤炭等物资实现港口直接投产,无需再向内陆转运,节约了大量物流成本的同时,也较大幅度降低了物流和生产转运等环节的能耗。

 

在北海,中国石化北海炼化有限责任公司的节能技改持续推进。2012年至今,年均投入超3000万元技改资金使得该企业形成了“短流程、轻资产、高氢效、低成本”的技术特点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北海炼化实现二氧化硫减排138.46吨、氮氧化物减排319.30吨。节能方面,炼油能耗从“十二五”平均58.27千克标油/吨下降至“十三五”平均55.72千克标油/吨。按“十三五”期间原油加工总量2979.42万吨计算,节能总量为75975吨标油,相当于节约108535吨标煤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84363吨。

 

北海炼化自2012年1月至2020年12月,上缴税金1018.83亿元,实现利润总额114.74亿元,实现了利润过百亿、税金破千亿的双突破。

 

工业绿色升级为地方经济增长贡献了重要力量。据统计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北海市、钦州市和防城港市GDP分别同比增长10.4%、10.5%和12.7%,均高于全区平均增幅,成为广西经济增长的动能集聚区。

 

四大战略持续推动工业绿色升级
 

 

未来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,已不再简单依靠劳动力、资源、环境等低成本要素驱动,而是更多依靠科技创新驱动,而广西目前创新能力、创新动力与创新机制仍存在一定不足。

 

同时,政府引导、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方式方法还需进一步探索。长期以来,政府主要将财政、税收、土地等产业政策作为优化产业结构的主要抓手,而这些政策的效果在不同地市存在明显差异。在广西临海工业绿色转型过程中,产业政策着力点到底应该放在什么地方,还需在实践中反复摸索尝试。

 

当前,新工业革命、经济全球化等都在深刻改变整个经济的运行范式,对广西工业化进程产生深远影响。在全面深化改革大背景下,新型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工业化有望实现良性互动。

 

专家建议,在新的形势下,广西北部湾沿海工业升级可实施四大战略,加快推动绿色转型。

 

第一,实施信息化、工业化深度融合战略。把握当前信息技术给工业发展带来的历史性机遇,抓住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,强化科技创新,培育新模式、新业态。鼓励工业互联网应用,引导服务企业提高跨界综合服务能力,突破阻碍新型工业化发展的各类壁垒。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发展,逐步实现中国工业整体突破。

 

第二,实施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战略。充分用好当前的技术创新、管理创新、运营模式创新,造就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产业,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推动工业产业结构整体升级。引导和鼓励中小企业发展壮大、优化升级,激发市场竞争的内在活力。加大力度节能减排,严格控制高耗能、高污染产业, 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促进经济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。

 

第三,实施深化改革培育新动力源的战略。新型工业化的根本还在于创新,创新不仅包括科技创新还包括制度创新。要从改革体制机制入手,处理好顶层设计和基层首创、协同推进和重点突破、存量优化和增量调整、试点先行和全面推动、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、体制改革和法制建设等重要关系,系统性改革有利于核心技术创新的体制机制,焕发制度红利,激发市场创新活力。

 

 第四,实施资源综合循环利用战略。围绕核心资源和支柱产业,发展相关上下游产业,优化资源利用方式,打造循环经济产业链,提高资源利用效率,实现企业内部循环经济体系、区域产业循环经济体系、社会资源循环经济体系等构成的综合循环经济体系。同时,注重依靠先进节能减排技术,突破制约循环经济发展的瓶颈,建立“绿色技术支撑体系”,促进循环经济健康发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