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地情书籍】 南珠文化

发布时间:2015-07-10 11:13   文章来源:《北海有哪些历史文化》   [字体大小:  ]   打印文章
    天然南珠是大海对人类的恩赐,历史悠久,珍珠的光芒已投射到历史、政治、文学等领域。关于南珠,民间有很多浪漫的传说。为珍珠演绎了许多动人的传说。
    南珠与明月
    珍珠晶莹而不耀眼,犹如月光柔和而皎洁。贝类有些是在满月和新月时产卵较旺盛,生活习性又喜欢水层光照好,故在的“中秋月明”“彻晓无云”条件下,可以看到珠贝张壳产卵,而寄生物或砂粒也易在此时侵入贝体以致形成珍珠。因此,在科学欠发达的古代,珍珠的品质以及珠贝的生长习性,使古人有了珍珠之生成,乃映月成胎之说。左思《吴都赋》:“蚌蛤珠胎,与月亏全。”《天工开物》:“凡珍珠必产蚌腹,映月成胎,经年最久,乃为至宝。”“凡蚌孕珠,即千仞水底,一逢圆月中天,即开甲仰照,取月精以成其魄。中秋月明,则老蚌犹喜甚,若彻晓无云,则随月东升西没,转侧其身而映照之。”“海水咸而珠池淡,淡乃生珠,盖月之精华所注焉。……珠一名神胎,凡珠有胎,盖蚌闻雷则(疒秋)瘦,其孕珠如孕子然,故曰珠胎,蚌之病也。珠胎故与月盈肭,望月而胎。中秋蚌始胎珠,中秋无月,则蚌无胎。《吕氏春秋》云:月,群阴之本。月望则蚌蛤实,群阴盈;月晦则蚌蛤虚,群阴揪。《淮南子》云:蛤、蟹、珠、龟,与月盛衰。又云:月死而蠃蚌瞧。语曰:涠蜯之精,孕为明月。又曰:蚌胎之珠,随月圆缺。”“水者月之光所化,虽在咸海之中,而精华不混。蚌蛤实月之光于腹而成珠于唇。珠在唇,故尝吐之以自媚也。大抵蚌蛤以月为命,月者水之精,珠则月之精,其生不易,故得之亦不易。”(《广东新语》卷十五)
    珍珠与明月,也成了文人墨客笔下一对孪生的主题。如清屈大均有诗云:
中秋月满珠同满,吐纳清光一一开。
明月本为珠作命,明珠元以月为胎。
《采珠池》(一):
合浦清秋水不波,月中珠蚌赛珠多。
光含白露生琼海,色似明霞接绛河。
《珠人曲》:
一唇的数珠,大小相连缀。采珠乘月圆,扬帆入龙穴。
珠母当秋季,精华得月全。明珠无大小,都在口唇边。
水淡珠多白,水咸珠多黄。月光化为水,来养明月珰。
清冯敏昌《采珠赋》:
(一)
白龙城外暮云行,珠母海南秋月明。
明月渐圆珠渐好,好听船上蛋歌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胎成月屈肭偶然同,星斗茫茫在海中。
倒却长空洗明月,月行应在水晶宫。
    人们视珍珠为月之精华,固然缺乏科学依据。但这种美丽的传说,却让珍珠演绎出另一种风情与灵性。
 
    龙珠与龙城
    今北海营盘镇有白龙圩,西南有古白龙城遗址。相传古时曾有白龙飞至此地,瞬息隐去,不见踪迹。人们认为白龙降临乃舆地之福,故地称白龙。白龙海是珍珠姑娘居住的地方,那有白龙池,合浦珠池中,“白龙池尤大”。质高粒大的珍珠叫“龙珠”,“凡夜光之珠皆龙珠也”。“南海俗谚云:蛇珠千枚,不及玫瑰。言蛇珠贱也。越人谚云:种千亩木奴(橘柑),不如一龙珠”,“玫瑰者,龙蚌之珠也”(《广东新语》卷十五)。白龙城始建于明洪武初年,清康熙间曾重建。城为长方形,南北长320米,东西宽233米。城墙内外砌青砖,中间一层黄土,一层珠贝夯实而成,故亦称珍珠城。城东、南、西三面有门。城门上有门楼,可俯瞰全城和海面。原为防倭而筑。明代采珠官均住于此。城内有采珠公馆,珠场巡检署、盐场大使衙门和宁海寺等建筑。白龙城城门及大部分城墙毁于抗战期间,剩下的一道城墙及南门也毁于1958年,如今只剩下几十米长的一段墙基。城内宁海寺已不存,留下《宁海寺碑记》一方。
    由于百姓对采珠太监的愤恨,白龙城又有了“割股藏珠”和“太监坟”的故事,在民间广为流传。相传明朝年间,皇帝派太监坐镇珠城,强迫珠民下海采捕夜光珠。于是,当地采珠能手海生被征去采珠,得珍珠公主救助,免于一死,采得宝珠献给了太监。太监得了夜光珠后,连夜派重兵押送回京。当路过白龙附近杨梅岭时,发生了件奇怪的事,只见忽然金光一闪。太监打开珠盒一看,夜光珠竟不翼而飞。此时皇帝已连下两道圣旨催促送珠进京。太监气急败坏,逼令珠民再下海采珠。珍珠公主再次献出夜光珠给海生。太监再得夜光珠后,想出了个"割股藏珠"的主意,将自己股部割开,塞入夜光珠,待伤口痊愈后,立即起程回京。但他们还未走出白龙地界,一道白光,划破长空,直向白龙海面,珍珠还是回归了大海。太监想到回京将会人头落地,只得吞金自尽。据说现在白龙城南30米处的两堆黄土,便是当年"割股藏珠"的太监之坟。
    这一故事有很多变异后的不同的版本,正如田螺姑娘的故事一样,在流传中多被移花接木。然而故事所表达的精神没有变,那就是通过珍珠回归大海的故事,表达了珠民对白龙的崇敬,对强权掠夺的痛恨。1962年著名剧作家田汉先生参观白龙珍珠城遗址,并作诗两首:
(一)
南来初看还珠记,当日珠民重可悲。
夜光能换几餐饮,碧渡曾翻千斛泪。
方城有址堆残贝,古寺无踪剩断龟。
访古喜逢歌剧队,布帷丝幕白龙湄。
(二)
双鲨闻说守杨梅,贯月奇光去复回。
北海开池初结果,南康剖蚌半含胎。
看来子都因娘好,毕竟他培赛自培。
玉润珠圆千百斛,南珠应夺亚洲魁。
 
    南珠与绿珠
    珠浦生艳女,珠乡有美女“绿珠”的传说。绿珠与南珠天生有不解之缘。“大抵珠者粤之精华,月之所生,日之所养,以为士女之光耀。故凡还珠之郡,媚川之都,沉珠之浦,禺珠之乡,珠厓之国,生其地者,人多秀丽而文,是皆珠胎之所孕育者也。”“月生于日,珠生于月,而人物又生于珠。珠以月为母,以日为父。粤人之宝珠,盖所以宝日月也。”
    《述异志》云:“越俗以珠为上宝,生女谓之珠娘,生儿谓之珠儿。”屈大均则为这一习俗找到了“绿珠、媚珠”作为实据:“今天下人无贵贱皆尚珍珠。”,“吾粤所宝者珠。在古时凡生男多命曰珠儿。生女多曰珠娘。珠娘之可知者,交趾郡王之女,曰媚珠,双角山之女曰绿珠是也。大抵珠者粤之精华,月之所生,日之所养,以为士女之光耀。故凡还珠之郡,媚川之都,沉珠之浦,禺珠之乡,珠厓之国,生其地者,人多秀丽而文,是皆珠胎之所孕育者也。”传说绿珠不仅容貌美丽,而且能作诗,“所制懊侬曲甚可诵”,“东粤女子能诗者,自绿珠始”。交州采访史石崇在白州(今博白县,据《旧唐书地理志》载,为汉代合浦县地,属合浦郡)看上了绝世佳人“绿珠”,流下了“明珠十斛买娉婷”的故事。元稹《采珠行》的“斛量买婢人何在”即用此典故。传说博白县西双角山下有梁氏绿珠故宅,宅旁有一井七孔,水极清,叫绿珠井。“其井汲饮者,生女必丽”,山下人生女多汲此井水洗之,以期自己的女儿如绿珠一般秀丽。双角山和梧州有绿珠祠,容州有绿珠江。
 
    海神与祭海
    俗话说,欺山莫欺水。“溟海吞百粤”,在浩瀚的大海面前,人是如此渺小。“粤人事海神甚谨,以郡邑多濒于海”(《广东新语》)。大海的威力,徒手潜水采珠的艰险,使人们对大海充满敬畏,只能祈求神灵保佑。当地流传“上海人,下海神”,珠乡敬神祭海的习俗,把南珠文化编织得更加多彩而立体。
     海底采珠,常常会受恶鲨等海洋动物的袭击。关于珠蚌的生活栖息地,有鲨精、怪物护珠池的传说。《桂海虞衡志·志虫鱼》:“珠出合浦,海中有珠池,蛋户投水采蚌取之。岁有丰蚌,多得谓之珠熟。相传海底有处所,如城郭大,蚌居其中,有怪物守之,不可近。蚌之细碎蔓延于外者,始得而采。”“珠有螺城,螺母居中,龙神守护,人不敢犯。数应入世用者,螺母推出人取。”(《天工开物》)因此“蛋户采珠,每岁必以三月时牲杀祭海神,极其虔敬。蛋户生啖海腥入水,能视水色,知蛟龙所在,则不敢侵犯。”(《天工开物》)
    海边渔村都有三婆庙。农历三月二十三为三婆诞,为蛋家的节日。每逢三婆诞这一天,人们到三婆庙迎三婆,杀鸡宰鸭祭拜,然后全村人一起聚餐。
 
    南珠风骨与珠还合浦
   “粤东所在,颇多难得之货,士大夫踰大庾而南,罕有不贪婪丧其所守。”(《广东新语》)太监利用手中的权力,中饱私囊。地方官则用从百姓身上搜刮来的珍珠层层贿赂。一则天高皇帝远,贪污受贿者,很少受到追究,二则有德行操守的,却备受打击排挤,难以立足,洁身自好何其之难。南珠,又成了为政为官的贪廉的试金石。
    也许历史就是如此,都具有两面性,有明有是暗,有敛财的贪官污吏,就会有不畏权贵,不顾自身安危、为民请愿的清廉之士。他们之中没有权倾朝野的大官,但却拥有可与南珠珍宝相媲美的品格,堪称“南珠风骨”。
    南珠风骨应发端于东汉守孟尝施惠政的故事。《后汉书·孟尝传》载:合浦“郡不产谷实,而海出珠宝,与交趾比境,常通商贩,贸籴粮食。先时宰守并多贪秽,诡人采求,不知纪极,珠遂渐徙于交趾郡界。于是行旅不至,人物无资,贫者饿死于道。尝到官,革易前敝,求民病利。曾未逾岁,去珠复还,百姓皆反其业,商货流通,称为神明。以病自上,被征当还,吏民攀车请之。尝既不得进,乃载乡民船夜遁去。隐处穷泽,身自耕佣。”
    在“南海多珍,财产易积,掌握之内,价盈兼金”这样的地方,两袖清风,趁夜离任,并终身过着“躬耕垄次,匿景藏采”的生活,的确难能可贵。百姓结队攀辕挽留,致使车辆不能前进,是很感人的一幕。
    到晋朝时,据《晋书·陶璜传》,交州刺使陶璜,看到珠市关闭后民不聊生的情况,上言晋武帝“自十月迄二月,非采上珠之时,听商旅往来如旧”,说服晋武帝在非产上珠时期,由百姓自由采珠,重新开放了珠市。“在南三十年,威恩著于殊俗。及卒,举州号哭,如丧慈亲。”
    宋代的廉州知府危祜,任上刑清政简,爱民如子、廉洁奉公。一次属下赠他一把用珍珠编结的扇子。危祜一看,便说:“我为一州之守,在父老面前,摇着这把扇子,能不愧于廉州的州名吗?”他拒绝收受这把珍珠扇。
     明代廉州知府李逊,在任时减轻珠民税赋,释放被采珠太监谭纪拘押的珠民、开珠禁,允许珠民自由采珠。因而得罪了太监谭纪,被太监谭纪诬陷,递锦衣卫狱。李逊乃将谭纪前后杖毙无辜珠民,强入民宅劫夺财物的不法行为,悉数举发。李逊始得昭雪。李逊的品格,有南珠般的高洁和不畏权势的风骨。
    嘉靖年间,阉祸肆虐,当时巡抚都御史林富上疏两次,留下两篇非常著名的奏疏——《乞罢采珠疏》和《乞裁革珠池市舶内臣疏》。其中《乞罢采珠疏》云:“嘉靖五年采珠之役,死者万计,而得珠仅80两,天下谓以人易珠。恐今日虽以人易珠,亦不可得。”《乞裁革珠池市舶内臣疏》一文深刻地披露了派内臣看守珠池的危害,文词犀利,力陈利弊,在明代中晚期宦官专权的年代,不能不说需极大的勇气。“成化弘治年间乐民珠池所产日少,番舶虽通,必三四年一次入贡。则是番舶未至之年,市舶太监徒守珠而待,天无所事事者也”,看守太监更是“倚势为奸,专权生事”。嘉靖帝闻此,诏回了太监,给危害百姓的宦官势力沉重一击。屈大均称其为“留心民命者”。其孙林兆珂作《采珠行》,“我祖力摧虎豹关,九重天资动龙颜。诏下光明罢采贡,豪奴窜首诣长安。”
    屈大均曾引一则传说,把为官清廉视为人“无失其性”。传说从前合浦有人得到一颗龙珠,,不知道它是宝贝,就拿去换粮食。以之易粟。“其人纳之口中误吞之,腹遂胀满不能食。数数入水,未几遍体龙鳞,遂化为龙,所居室陷成深渊。故今谓之龙村。”“嗟夫,夜光之珠可宝也,然吞之则变为鳞介,失其性并失其身,人可以不慎乎哉!然今岭南俗杂五方,人多而物不给,卷握之中,亦无甚难得之货。蚌珠且尽,况于龙颔之珠乎?昔危祐为廉州守,吏进一聚珠扇,叹曰:‘身为廉州,执此扇以对吉吏民,独不愧于州名乎?’却之,嗟乎!如祐者可谓无失其性者也。”(《广东新语》卷十八货语)
    南珠不仅是珍宝,更是一种历史文化名产。以天下百姓为念,为民请愿的精神,不贪富贵、不畏权势的风骨,是南珠文化的瑰宝。南珠亦称廉珠,故然与合浦郡治廉州有关。但可能也寄托着人们对为官清廉的愿望。“珠还合浦”的典故是南珠文化的内核,众多文人墨客对此的吟咏传诵,陆复礼、令狐楚的《珠还合浦赋》、《唐·骆宾王·上兖州刺史启》等对这一千古盛事赋诗,让南珠和合浦在文学殿堂拥有一瓣馨香。珠本神物善徙,污吏贪则珠徙,太守廉则珠还。“还珠”一词,已融入为官清廉的精髓,千百年来盛传不衰。据明朝佥事李骏《还珠亭记》,廉州城东北有还珠岭,岭下有还珠亭,为纪念汉孟尝美政还珠而建,岁岁亭圮。已失故址,明景泰五年(1454)太守李逊重建于旧址稍南,复立“孟太守祠”于亭后。如今,还珠大道、还珠大厦、还珠宾馆,在南珠之乡屡屡可见。
 
节选自《北海有哪些历史文化》